WINCs

存/推文画号
(X) 文手画手,(O) 翻译者。
精通 韩中英,努力慢热修日语中。
mild Gender Fluid + Androgyny + Bisexual ( Pansexual? )

-BTS-
防弹七人聚生分死
主【泰锡/霜花】,可all锡
(所有21对cp杂食无雷。雷毒唯)

-MHA-
【胜出】幼驯染/灵魂伴侣,一般左右固定。
(“胜出的咔”x“出胜的久“ 所以胜出胜ok)
其余一般咔左,出左/右,轰右

-全职-
【叶王】(+双花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FGO 金剑,贞德厨
YOI 维勇
阿松 oso左,oso厨
SPN SD & J2

Eda桑分析得太好了我觉得这种程度的胜出真的未来指日可待

Eda桑:

假如出久正面对著一件令他彷徨失措又或者是一个极为绝望的场面,能够扭转他的心境的人除了欧尔麦特外大概也只有胜己能做到了

就像黑道篇那样,当出久他们成功完成任务回来时,那时的大家都很担心他们(常暗不在,估计在霍克斯那里实习),所有人都前去询问、迎接,只有胜己一人坐在了沙发上看著他们,不发一语

他那时在想什么?是在想出久的变化吧

他对著饭田说「我没事」时的笑容虽然是为了让他别担心、不要放在心上,但毕竟发生了那么多事,怎么可能会释怀呢?就算夜眼和通形希望他能笑起来,出久可能还是会不停地想「如果我能在厉害点,这些事可能就可以回避掉的」,他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事,不过他还是会在意的吧,所以他的笑容里参杂那么一点的压抑,是真的很不明显,并没有人察觉到——但胜己发现到了

为什么上鸣要用「小胜」的称呼来打趣胜己?这只是我的一个想法,他会这么叫的原因大概是因为胜己的视线所及之处只有出久,他一直在看出久而不是其他人,这刚好被上鸣注意到了(在某些方面来说他是真的很了解胜己),他知道对方担心的人是谁,但明说又会惹祸,于是就用出久专属的称呼来喊他,也算是在说「真的担心绿谷的话就去对他说点什么啊,别扭成这样一点都不像你」,当然他懂胜己并不会照做,所以后面他推开上鸣说要睡觉时,上鸣并没有执著于前面所说的担心,而是把对话延续,问他怎么这么早睡

上鸣也很清楚胜己一时间不会有任何动作,但他还是会有所行动的,「反正他是爆豪嘛,真想做的话就会去做的」基于这点,他就随他去了

「我可没你们闲」这句话是实话,因为他最近关注的重点是临时执照的补习,他得先通过这关才行,但是当漫画出现了胜己躺在床上的这格时,他在想什么就真的很耐人寻味了

在前面有说到胜己看出了出久的状态,因此有很高的机率他是在想关于出久的校外活动,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他肯定也有在关注,死伤的问题先略过不提,单论胜己在得知出久他们所发生的事,他是怎么认为的?

「笑得真难看,还敢说自己没事…真不懂他在勉强什么」

虽然他不在现场,发生了什么只略知一二,他还是知道出久的心境绝对不是他嘴上所说的「我没事」

有哪里肯定不同了,他想想通这一点,但执照补习与起步的落后等问题迫于眉睫,他只能暂时把此事抛于脑后,专注在眼前的目标

我一直都很喜欢带小孩这篇章的,因为他属于胜己再次蜕变的一个历程,他又成长了,而且这成长是从前的胜己绝对办不到的

他开始懂得为他人著想,就拿他与轰因做法不同起了纷争来举例,当轰说「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」,胜己听完之后脑里浮现当时旁听了对方过去的事,表情纠结一会,才恢复常态暴躁地(掩饰?)回应

他也开始懂得避开他人的痛脚为他人设身处地,也会冷静下来去思考对方这么做的理由,不会一昧要求他人一定得听从他的指示,而是克制自己的自尊好好听人说明清楚,他也会去正视自己的弱点,愿意把它吸收成自己的经验并承认自己的不足,加以改进——爆豪胜己说出来的事一定说到做到,他答应出久的事情一一印证

执照补习进入尾声,胜己的脚步渐渐追上,就是这时,他终于有时间思考关于出久的校外活动

「这家伙很爱胡思乱想,一件本来可以避而不谈的事能被他一直记在心里,反复咀嚼,硬和自己说不过去」

出久在意著什么、顾虑著什么胜己都看在眼里,因为如此,他有些看不惯这样的出久

说著会比自己爬地更高、变得比自己还强,却在这里独自消沉低落,学不会向前看,这样像话吗?

故意讲出那些话不是为了数落对方,相反,是为了激进他迈开步伐,果断一点,别再犹豫来犹豫去,因为他在不加紧的话,胜己很快地就会追上,并且超越他,到时他才会真的狠狠数落他一顿,不留仁慈

中学时爆豪胜己没做到的事,高中时的爆豪胜己做到了

他的成长指日可待(出久方面)

我就瞎写的,看过的人请别当真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225)
©WINCs | Powered by LOFTER